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丈母娘最爱小女婿
丈母娘最爱小女婿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丈母娘最爱小女婿

 “老公,你干过我妈了,爽吗,我可是守了一夜空房啊,……”
  “守空房!才两次就吃醋了,嗯?别吃醋啊,吃醋不是好老婆。话说回来,干你妈是手段,拿那个产权证才是目的。为了产权证,是你把我牺牲出去的……老婆,喊我一声‘达达爹’吧,哈哈,我现在凭‘干你妈之实’就可做你的后爹喽……”
  “你这叫乱伦,亏你想的出要我喊你‘爹’,不要脸,简直就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我妈真是没说错……”
  “这也叫乱伦,笑话,亏你这个上过正规师范的人喷得出口。我和她没有血缘关系,更没有拟制关系,大不了是个姻亲,怎能叫上‘乱伦’,充其量只不过是和一个与你有血缘关系的死了男人的中年寡妇有了肉体关系罢了。如果和你离婚了,我还可以合法的娶她做老婆。”
  “放屁,放屁,放屁。你瞧你美的,你用卑鄙手段和她发生性关系,我妈是自愿的么,你简直就是强奸,强奸,……第一次,我妈差点要报案,幸亏我及时……”
  “报案,去啊,顶多就是坐牢,也不过几年的事,我坐牢你日子好过啊!好了,就算强奸吧,我干了你妈,还不是靠你配合得好,到时候也跑不了你的。对你妈之奸真可谓是我们俩‘狼狈为奸’,奸得巧、奸得妙、奸得好、奸得少有啊……”
  “呵,你倒真有一套一套的,哪来这么多诡辩之辞……”
  “想干你妈,你妈她骂我是畜生;尊敬你妈,正儿八经地喊她一声‘妈’,她在背后还骂我畜生不如呢,是不是这样啊,别以为我不知道,……老婆,还不如现在这样干过两次以后,你看,她人乖多了吧,不骂了吧,竟然在叫床的时候喊我‘达达儿’。”
  “…你真是没听到你妈的叫床声,简直是一绝,堪称‘毛体诗’,什么‘…堂堂女婿一杆枪,两颗手雷挂裤裆,姑爷姑爷多淫技,肉枪刺向丈母娘……’,经你妈的嘴一呻吟,我都……嗨,不过你妈的穴起码有我的二指半宽,干起来挺费劲的,你妈性欲也真是强,我看快她五十了吧,坐地吸土一定是能,真把我给累坏了,不说你也看得出来,我是不是有点萎了,……下面的事就是帮你把她的房产证搞到手,换成你的名字,这是我答应过你的事情。”
  “你怎么这么说我妈,我妈可是一直在守节啊,人家给她介绍了几个,她都不要,为了房产证,给你破了,再说房产证搞到手,我的还不是你的。”
  “你妈当然不会要年老体衰又有前列腺毛病的老头了,她是要年富力强的女婿……房产证换上你的名字就是你的东西,可不是我的。我是得了色,可你得了财,……”
  “嗯,你是色财兼得,你这个家伙别嘴上说得好听,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啊……”
  “生气了,不是说着玩的嘛。以后啊,你妈她做小,你做大,一个初一,一个十五,不过搞到产权证才是正经事么,只要别把这事搞砸就行。我可以不要,可我们的孩子不能不要啊,懂吗,可爱的小傻瓜!”
  “我没生气,也不傻,我就知道你是这样想的。说说看,你是怎么知道我妈以前在背后骂你的呢!”
  “瞧你妈以前看我的眼神,好象欠了她稻子还了她谷子似的,只有奸了她,她才……不说了,还是说说今天晚上怎么过吧,有什么节目?”
  “老公,你用手摸摸看,这儿,是什么?”
  “你操卫生带啦!今天晚上就玩这个么?不过刚干了你妈,我的公粮所剩无几,要蓄蓄,你可不是那个小潘啊,不能再要了,否则我要成西门第二啦……”
  “那,今晚就玩它了。你不是答应过我给我讲以前的所谓”卫生带“经历的吗,没忘吧。我们一边玩,一边说好吗!你要是不讲,我以后就不——用你的行话——‘操’了,我把它解下来,挂在你胸前,给你授勋……”
  “好,好。那老婆,从哪儿开始呢!”
  “我问问题,你回答,好吗?我可是准备了好多问题啊,就看你心诚不心诚了!”
  “我是问你,用哪张嘴,是你上面的,还是下面的,是你前面的,还是后面的,你有三张嘴啊!我可没说我怎么说!”
  “你成心气我是吧!你要这样,以后作爱,我‘挺尸’算了……”
  “好了,好了,说着玩呢,搞笑嘛!老婆,你就开始问吧,第一个问题是什么!”
  “我问了。老公,你第一次偷卫生带是在什么时候,你紧张么,你怎么会想这样干的……”
  “一个问题问这么多,不会吧,老婆,你是法官啊,在审问我哪!”
  “少废话了,快回答。不回答,就把手从我的阴蒂上拿开,不要又揉又捏又拎的……啊……又不是没玩过,用那么大劲干么,啊……死鬼,轻一点,对了,就这样……嗯……”
  “一边听我讲,一边让我弄,你好快活,好享受啊,意淫,你的水平高啊,小生不但刮目相看,而且羡慕死了……什么时候开始的,还是从开始知道那玩意儿叫卫生带的时候。在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开始有点朦胧意识了,每个月总有几天会看见邻居家的阿姨、姐姐洗过的晾在外面的裤衩里夹有那么一条布带,一开始并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后来听上初中的哥哥讲那叫‘屄血带’,才知道女人有月经这么回事,也就从那时候开始注意那玩意儿了,至于女人月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是一知半解……小穴松一点啦,让我的手指拨弄拨弄……”
  “后来呢!你没交代是‘怎么偷的’呢,还有你怎么不说是从你妈的裤衩里看到卫生带的呢,想蒙混过关,办不到,手指先停放在小穴里,不准乱弄,也不准……不老实,当心夹断……啊……顶在‘十三点’上了……就这儿……舒服…继续说么……”
  “我不是还要讲么……说实话,我妈过世得早,还真不是从我妈那里获得这方面的知识,也只能是从邻居的阿姨、姐姐那儿又偷又学了的…湿了,有水了,有点粘……”
  “尝尝今天的水是什么滋味,好么……”
  “应该是‘有点咸,还有点甜’吧……”
  “成‘农夫山泉’啦……快说……偷就是偷,还学什么,能学到什么……”
  “真的是偷学了。拿了人家的卫生带,还学到了生理卫生知识。拿卫生带的时候,还只能乘它没干透的时候拿,等它干透了,早就被收进去了。一般这玩意儿挂出来的时候,用它的女人一定是在家的,还要乘她不注意的时候,先下手为快,否则,只能是望‘带’莫及……水多起来了,拿纸巾擦一下吧……”
  “老公,你给我嘬嘬吧,好么,达达爹,你看我都喊你达达爹了,嘬嘛…”
  “找个吸管来吧……我真是有口福,讲了半天,还有水喝,老婆,不,乖女儿请我喝‘农夫山泉’,…有点咸腥气,古书上说,女人的阴水是养男人阳的,老婆真是知道体贴人、疼人啦……哎,你阴唇边上的毛就象你的眼睫毛,还有你的阴毛蛮密的,过两天给整整……你不要小便吧……”
  “还说‘小便’呢,你上次那只塑料袋扔哪儿哪……扔人家自行车车篓里,弄得人家骂了一整天……有好几天,我都有点抬不起头……”
  “你是不是又想让我把你啦……我又不是故意的,从楼上往下扔,夜里一点多钟,一片漆黑,谁看见楼下的自行车哪!真是准哎,活该也是他倒霉、晦气!没扔到他头上,是他运气!”
  “好,我们不提这事,继续说‘你是怎么偷的’……”
  “有几回是把裤衩连那玩意儿拿到家里的,它还是湿的,不过你别说,洗得真干净,只能看看、闻闻,有股肥皂味,还是香皂味的,欣赏完了就把它卷了扔到几家合用的公厕里,竟然还把下水道堵了几回,修厕所的人看见是这玩意儿,就反映到居民委员会,那些老太太有事干了,后来她们才发现有人偷卫生带,离题了,不说了……”
  “湿的拿回家是没办法把玩的或穿的,又不能把它晾出去继续晒干,后来就想办法算好时间拿干的,干的拿到手后,要么在家照着镜子操起来,要么在厕所就把它的线拆开,软布都是双层,套在弟弟,撒泡尿,包在报纸里扔了,再也不敢扔厕所里了。对了,还拿到过橡皮的……你的卫生带被人偷过么,还有裤衩,都是像那样一起晾出去的么……”
  “你怎么拔我阴毛,疼不疼啊,你要再拔,我拿剪子剪你屌毛了,……小的时候家住楼上,衣服晒架子上的,没有被人偷过,但是有衣服掉到楼下的时候,再去找的时候,就没有了。你偷的时候紧张么,什么时候开始把精液弄在卫生带上的……讨厌,又来了,不要拽……”
  “第一次拿的时候很紧张,心跳的很厉害,拿了撒腿就跑,后来也就不紧张了,甚至明目张胆的从人家的裤衩里下了,也不怕人知道,特别是不怕用它的女人知道,那个时候哪个女人会对大家说‘我的卫生带丢了,是被某某人偷的’,她不想想‘人家为什么偷她的’,不偷别人的,那不难看吗,丢不起人。拿卫生带那会,还没发育,当时还不知道射精是怎么回事,所以没有把精液弄到上面,到了上初二,才有第一次梦遗,梦遗是想了班上的一个女孩子的,那个时候的兴趣已经不在卫生带上了。”
  “初恋吗!老公,你怎么会转移兴趣的呢?你的手揉搓我的阴唇,好舒服哦!”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有一回,兴冲冲地拿了一条卫生带,拿的时候没仔细看,回去一看,竟是还没洗的就挂出来了,一股怪味,弄得心里很不舒服,当时好玄没吐,恶心好几天,为了报复,我把那条带子又送了回去,丢在她家的饭锅里了,也不知道她的全家恶心不恶心……”
  “哪有不恶心的,老公,看不出来,你这人打小就他妈的那么坏,坏东西,简直是坏透了,真不可思议,我怎么会看上你这号人……”
  “闭嘴,在我面前不准说‘他妈的’……我想恐怕是哪家女人被偷怕了,有意弄这么一条来晦气来偷的人,碰巧我就撞上了,在以后好长一段时间里提不起兴趣来,以后的注意力就逐渐转到了女人的胸罩、长筒丝袜、透明裤衩这些东西来了。”
  “没想到你还偷这些东西,胆子够大的,……别、手指别插进肛门……那儿干呢……脏……别拽肛门边上的毛……”
  “我知道,还想听我讲下去嘛!对了,我还拿过好几条月经裤,就是那种红颜色,有带子,有排边扣的那种,你穿过吗?我那个小老婆穿过吗?”
  “我没穿过,你那个小老婆到是穿过,过几天你可以问问她有什么感觉。…老公,让弟弟进来吧,它硬了……啊……你是怎么偷我们女人内衣的……你不觉得你变态吗!”
  “不进去了,你不知道干你妈多消耗,再搞身体吃不消……,变态,那时侯有这词么,再说变什么态,不拿才是变态呢,我干嘛不拿,不拿我怎么会懂得女人风情魅力的内涵,不拿我怎么能有经验调教你,把你变成成熟的女人,你要是个男人,照你这种思维方式,没准是个‘二五蛋’。”
  “弟弟不进来了,就让它这么硬着啊,可惜了……说下去嘛!”
  “转移注意力,就会软了,我要克制,……女孩子总是比男孩子先发育,小奶子鼓起来,尽管小,谁不想去摸摸那个嫩劲,但在那个年代我敢去摸吗?还没摸就那个了,摸了还得了。所以,只能往胸罩上想歪点子了,当然那时的刚发育女孩子不象现在女孩子能拥有各式内衣,她们穿的都是那种象小背心似的东西,你应该清楚,你也是那个年代里的人,我肯定你也穿过,就好比你那时也用过卫生带一样,现在的女孩子大多是用卫生巾了一样。对了,你是上大学的时候才用卫生巾的,那么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用的,用过的卫生巾有没有被人偷过……”
  “你弟弟顶这么高,象巴顿将军的大坦克,不进来,不难过么…刚上师范的时候,刚开始还是用卫生带的,就是你眼前的东西,后来也是在上厕所的时候,发现纸篓里有那种东西,当时那种东西很厚的,里面都是棉花类的东西,以后就改用那种东西了,第一次用,垫裤裆上,走起路挺别扭的,生怕掉下来。你刚才问有没有被人偷过用过的卫生巾是什么意思,…还是让它进来吧…我要么……”
  “你还是饶了小弟弟吧,尊重它一点,它可是你‘叔叔’啊,别勾引它了,过两天吧……有一年放寒假,我在一所大学里逛,想撒尿,就去了教学楼的厕所里,临进门的时候,改变了主意,进了女厕所,进去后收获颇多,也是从那天起知道了卫生巾是什么,所以我才那么问你的。你不知道吧,有不少男人喜欢拿女人用过的卫生巾,不但闻,而且还舔,如果给他拿了条新鲜的,那他可幸福到姥姥家了……”
  “原来如此,你有没有偷过……你再用手弄弄……对了……”
  “尽管我是从女厕所里知道的卫生巾,但我没有拿过那种用过东西,我要拿也是要拿那种没有用过的,或者就像是直接从你的裤衩拿了带血的那样,绝不会拿纸篓里的。不过那时我到哪儿去拿,到女生宿舍,我没上过大学,即便上了,那时的女生恐怕还在用卫生带吧!没机会。在单位里,到女工更衣室,兔子能吃窝边草吗!给人逮着,那还怎么混……”
  “手再下来点,……你还是继续讲‘偷胸罩’的事吧……”
  “哪儿痒,手指往哪儿动……拿胸罩不是拿那些跟我们一般大小的女孩子穿的东西,而是拿大人穿的,主要是式样的问题,还有面料的问题。……动在点上了吗……”
  “你不要动了,我动,就这儿……老公,继续说嘛……”
  “虽然那时候女人的胸罩和裤衩不象现在,设计的一体化,搭配买卖的整体化,但在偷过几次以后,就开始有所选择的偷了,专拣那种式样新潮的胸罩偷,而且和它晒在一起的裤衩也很别致,大都是三角形的,而且是透明的,有时在裤裆上还能找到根把阴毛,让人欣喜若狂,用现在的话说,着实能让人‘意淫’一回。”
  “要知道,那时候的女人不象在现在的女人可以有好几套内衣轮换着穿,一般也就只有两套而已,等穿坏了甚至是不能再穿下去了,才去买新的。所以掌握了这个规律后,往往就非常注意女人晒的衣物,只要有看中的东西,观察了几次就知道下次在什么时候它可以被晾出来,就在那当口装作路过的样子迅速下手,之后,到没人的地方好好欣赏。”
  “有的人家可被偷惨了,老婆的裤衩、胸罩连续被偷,洗过澡后没得换了,做男人的会是什么滋味,你知道么,好象戴了绿帽儿。有一回,我拿了一条透明三角裤衩,兰色的,有蕾丝花边的那种,尽管有点湿,找了个没人地方穿上了,然后又绕了回去,刚好被偷的那家男人在出来,四处找小偷呢。他看见我还问我刚才有没有到这个地方,我说是路过的,堂而皇之地从他眼皮底下溜之大吉。”
  “老公,我…刚…才…小…泄…了,让我…缓一口气…你给我…弄干净后,你再继续讲‘你是怎么处理裤衩和胸罩的’,好嘛……”
  “老婆,还是用嘴吧,涟涟淫水象蛋青,有点腥来有点咸,解决口渴又壮阳…咳咳,呛着啦,真…好味,……至于处理这些东西,要么是带到公厕大便的时候擦屁股了,要么是手淫后射上精液再还回去……阴蒂,那个地方再舔舔……要么用打火机把它点燃给烧了,有一次,我是把擦了屁股的胸罩叠好了送到一个令我讨厌的老师的家里去了,是从窗户里扔进去的……舌头在阴蒂上打打圈……你知道么,那老师竟然把那胸罩洗干净,穿在身上了……”
  “这怎么可能,你在骗人……”
  “我没骗你,骗你是这个……那只胸罩的颜色是黑的,式样也比较特别,尤其是前后面的肩带,按照现在穿法是在穿开胸比较大的衣服时候戴的,所以从她的确良衬衣背后一下就认出来了,她自己的胸罩哪能叫胸罩,只能叫胸衣,是在腋下扣扣子的那种背心。”
  “别损老师形象了,别忘了你老婆也是老师。除了卫生带、胸罩、裤衩,你还偷了些什么,对了,对丝袜感兴趣吗!”
  “还要吗……再弄你泄身玩玩……拿丝袜,跟那个胸罩、裤衩是一样的,没什么特别的,也是掌握规律后,再下手。只是丝袜在夏天晚上拿得多,也就是现在市面上几乎看不到的那种到膝盖中筒袜,还有就是长筒袜,连裤袜少见,至于所谓水晶短丝袜更是没有,连船袜,袜套也没有,再说那时的丝袜的质量很差,根本不能晒,一晒就黄。”
  “我想那时夏天里,大多数的女人恐怕只有一双筒袜,她们洗完澡后就把它洗出来,晾出来,第二天早晨还要穿,真是虚荣心在作怪,掌握了这个规律后,收获是大大的,有的女人筒袜都抽丝,还穿,摆在现在真不敢想那造型……拿的最经典的是条连裤袜。……水又来,让我舔,今天水怎么这么多,喝藏红花泡的水吧……真好吃,太养人了……”
  “你那时多大了?你观察真的很仔细,确实是像你刚才所讲的那样。那条裤袜又是怎么回事……把头抬一下,胡子扎人了,痒麻麻的……”
  “是个很偶然机会。一天下午,我到街对过大院内的同学家玩,发现一楼有一家晒台里挂了一条连裤袜,第一次见,当时心跳加速,就想下手,恰巧一个中年阿姨和一个姐姐正在那晒台的玻璃窗后说话,看见我,她们还冲我笑笑呢,再说地形不熟,所以没敢。”
  “那栋楼挺背,那时候的晒台不象现在家家搞得那么封闭,也没有院子。那时候刚好也是夏天,我想如果明天有人穿的话,那后天就有可能晾出来。所以就在第三天,我又去了一次,真的没让我失望,果然看见那条裤袜。”
  “我到那家前门按了门铃,没任何动静,我放心了,迅速来到那家晒台上,从容地衣架夹子上松下裤袜,卷成一团,装在裤子口袋里鼓鼓的,离开现场。现在三条裤袜卷在一起都没有它厚,面料和你的那些连裤袜比起来,太厚了,不过它的袜头是双层的,和现在的不一样。”
  “后来,我又偷偷摸摸到过那家前后门一次,不过再也没有看见过裤袜什么的了。那条裤袜也确实让迷恋了一段时日,夜深人静时候,在床上偷偷穿起来。后来不知怎么有了破坏欲,先是在档前剪了洞,然后又剪了裤腿,变成……有点可惜了,不说了……我要咬你的阴蒂和阴唇……阴毛弄到嘴里啦……呸…呸…吐出来……”
  “……啊……嗯……嗯……老公,舌头伸进来,舔……弟弟不来算了,……嗯……嗯……达达……嗯……嗯……老公,真…不敢…想象…你…的…少年…时光…是…这样…度过…的…经历…真奇特的……达达……嗯……嗯……泄……”
  “今晚第几次了,还要吗……精彩的还在后面呢……”
  “啊……嗯……嗯……谢谢……嗯……嗯……达达,再弄……我也吃…不消了,毕竟…弟弟没上阵……我还是靠在你怀里,舔你身子,听你说……”
  “老婆,你知道你妈以前为什么会在我背后骂我是‘畜生’吗,你知道我又为什么非要上你妈吗……”
  “一开始我妈对你印象挺好,也没什么不对的呀,但后来不知是怎么回事,她好象对你挺感冒的,也曾阻止过我们的往来,后来知道我把身子给了你,就不再说什么了,但只要一提到你的名字,就是畜生长,畜生短的,弄的我有时候挺难堪的。”
  “哎,你又是怎么知道,不是像你前面说的那个‘欠什么谷子还什么稻子’的理由吧!我想这里面一定有原因,…你和她第一次之后,我在她面前提到你,她好象就不说你是畜生了,反而说你是龙物,这是为什么呢!是不是你们之间早就有什么瓜葛呢,不让我知道!”
  “你妈说我是龙物吗!她真这么说!你妈真有两把刷子,文化水平蛮高的…肯定的说,我和她之间能有什么瓜葛,要说瓜葛,只能是上了她之后的事。至于此前的事,一两句话是说不清楚的。既然你靠在我怀里,就用嘴、用舌头来吻吻我的身子吧……”
  “嗯…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还有什么叫‘龙物’,我只听说过‘尤物’,她怎么叫你‘龙物’……”
  “女人叫‘尤物’,男人叫‘龙物’,谁让上帝给男人多了条肉棒呢……简单的说,我曾经把精液弄在你妈的鞋子、胸罩、丝袜、裤衩,还有你妹妹的卫生巾上了,也就是拿它们手淫过,不过后来都给你妈发现了,你妈说不出口,尤其是对你,就只好骂我了。”
  “啊?!你不会吧,骗人!……这是真的,老公,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都把身子给你了呀,就是我不在,你要发泄,也应该用我的东西才对啊,怎么会用我妈和我妹妹的呢,没道理……”
  “没道理的事情才有情趣。假如那时用你的东西,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接受我么,我还是要伪装、伪装的,等到你是我的人了,再跟你说这些事情,才会有情趣,因为这时候你是沿用我的立场、观点、方法去看待问题、分析问题。”
  “你不但在肉体占有了我,而且还在精神上占有我,你真有一手。”
  “这才是夫妻一体。再说,你吃亏了吗?没有吧。要不然我这样的经历会在你身上起作用!要不然你今天晚上还会操上卫生带么,重温‘操’的滋味和复习‘操’的过程么!只不过我这个人的克制力是一流,要不然今晚,我肯定要把你干个‘在床上躺三天’。”
  “老公,晚上弟弟一直在挺着,不干,待会睡着后,一定要跑匹‘马’出来的!明天早上就会有结果,你信不信,看我说得对不对!”
  “跑就跑了,那也是自然的,无害的,被迫打出来才有害,这点你应该懂,你又不是没看过金瓶梅,怎么接受性教育的!”
  “别耍贫了,继续说啊……”
  “话说回来,我这个人从小就比较恋足,准确的讲是恋‘鞋’。”
  “皮鞋?”
  “不,布鞋。”
  “布鞋?!”
  “对,女布鞋。先是那种平底绒面带襻的,然后是你在家里穿的那种高跟黑布鞋。……现在这些布鞋除了一般酒搂饭馆服务性行业的侍女在穿以外,一般就是女人在家换脚穿了,穿在那些侍女的脚上简直是践踏恋布鞋男人的美好心灵。还有好象有一段时间,平底布鞋似乎成了孕妇的特有标志,是吧!其实穿布鞋对你们女人来说,是又透气又养脚,真是搞不懂,你们女人是怎么想的。”
  “老婆你知道么,以前看CCTV鞠萍做的少儿节目,每次都能看到她穿的是高跟黑布鞋和白棉袜,现在还这样,直觉告诉我,尽管这个女人长相很一般,可是从她脚上的穿着来看,骨子里就透着股骚劲,还不是一般的骚,在我眼里简直是绝顶的骚。”
  “鞠萍,你是不是一直在梦中干她,我看算了吧,你这辈子都别想了,还是意淫吧,过两天我也这样穿一回,让你爽爽……对了,你刚才讲的现在穿布鞋的人确实是这样,说到这些鞋子我也都穿过,可,老公,我从来没发现过你有这种喜好啊!你是深藏不露啊,藏得挺深的,可以做007了……你一直憋着,不难受吗!真本事!”
  “老婆,这就是你男人的克制力啦。……在我上幼儿园中班的时候,来了一个新阿姨,分到我们班,带我们。刚工作么,穿了一双新鞋,平底绒面带襻,脚上配了一双红蓝相间的尼龙袜,架二郎腿,老是在我面前晃啊晃。其实,她也是无意的,但是却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永远不能磨灭的印记。”
  “在当时那种鞋袜的搭配是很美的,真的很美,现在就非常土了,你只有到农村和西部地区才能看到。不过有一次到是在35路公共汽车上,是夏天,还看到一个女的,穿了一双比较过时的凉鞋,脚上穿着那种袜子,看上去那女的要么刚生过小孩了,要么是怀孕几个月了,但她的外貌不象是农村人,戴着挺好的眼镜,象个知识分子,……”
  “跑题啦,那以后呢?”
  “以后,就开始迷恋上它。看到女人总是会第一眼先看她的脚穿的是什么鞋和袜,然后才衡量她的美丑了,……呼,拿的第一双鞋是幼儿园另一个阿姨的,是一双布底黑布面的,崭新的,大概才穿过一两回,是夏天,下午,她放在北面的窗台晒太阳的,刚好我们午睡起来,自由活动,我看到了,就趁机拿来了。然后找一个楼梯洞,心惊肉跳的看了半天,在鞋里撒了泡尿,就放在那儿了,第二天又去了一次,在另一只鞋子里撒了泡尿,第三天没去,第四天再去的时候,鞋子没了……”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事情还记得这么清楚,一直没忘么……”
  “忘不了,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以后的事情就不用说,大概就是这样,看女人先看她的脚,然后才看她的脸。我发现会爱护自己脚的女人,各方面都是很不错的女人,还有穿平布底鞋走路好看的女人,穿高跟鞋走路也好看。其实,当初和你恋爱的时候,我对你穷追不舍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你现在还恋鞋么!我并没有感觉到你在这方面有什么异样啊!”
  “恋,当然恋。只要看到穿布鞋的女人,再稍微年轻漂亮一点,总要多看几眼,然后意淫意淫了事。其实,老婆,男人恋脚也罢、恋鞋也罢,这都是中国男人的传统文化,过去的‘三寸金莲’也就是这么回事。”
  “我刚上在初中的时候,经常旷课到居民区去拿女人的那些东西,尤其是初二下学期可以说是疯狂了,到初三考高中的时候才有所收敛,上了高中之后,我在这方面才彻底收敛起来。和你谈恋爱那会儿,到你家的时候,发现你妈穿的就是那种高跟黑布鞋,大概有七、八成新,特有风情的,在门口的鞋架子上也放着几双式样不同女布鞋,又勾引起我对过去的回忆。也就是打那时起,我想和你结婚后,要上上你妈。”
  “后来有一次你把我留在家里,你出去买菜的时候,你家里也没有其他人,我就用你妈的那双高跟黑布鞋和塞在鞋子里换脚的肉色船袜手淫了一个多小时,不但在里面射精,还用尿液把鞋里弄了个精湿,好象又回到从前。你是不知道,但你妈回来后肯定是发现了。”
  “你在我家里干过这种事?!你还干过什么……”
  “就是有了同样的机会在你妈的衣服抽屉里拿她的丝袜、裤衩和胸罩手淫,要么把精液射在罩杯里,要么把精液射在裤衩的裆上,完事后叠好再放回去…”
  “怪不得,那时候每次你到过我家后,我妈都会发几天的火,嘴里直骂‘畜生’呢,原来是你干的好事啊……对了,有一次我妹妹用卫生巾的时候发现巾面上有质量问题,是不是你动的手脚……”
  “我承认,是我。”
  “那老公,你为什么不用我的东西手淫呢?你也可以直接要求和我在我家里造爱,为什么不这样做呢?还有我在家里穿布鞋的时候,你不是跟平常一样么,这我就不理解了?”
  “老婆,‘用你妈的东西手淫’和‘和你在你家造爱’是两回事,感觉不一样,一个是重温过去,一个体验现在和未来;再说‘拿你的东西手淫’和‘拿你妈的东西手淫’哪一个更能让我体会到那种神秘、紧张、刺激的快感呢。”
  “对你,我不是不想,我也不是不敢,如果我不想或不敢,也就不会对你讲这些事情了,而是对你,我更加有种舍不得,怕亵渎你,怕失去你,再说那时你连身子都给我了,我还能有什么过分要求呢。”
  “至于你在家里穿布鞋,我是看在眼里啊,乐在心里啊,而且在那天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只要有空,我就要求和你干,你就是来月经也不放过,你不是总在说我性欲强嘛,其实都是布鞋惹的祸……,不过有时候,你是乱穿,一点都不知道搭配,搞的我提不起性欲来,急死了……”
  “老公,你讲的这些东西是不是瞎编出来的吧,或者在网上看了人家东西自己凑凑哄人家开心的吧……”
  “编能编这么多?我讲的都是真的,我这是在‘传道解惑授业’。其实在干这些事的时候,并不是我一人干的,还有我过去的朋友也参与其中,但我不能把人家是谁告诉你啊,当然也不需要他们为我佐证,你只要知道我干过的就行了。有一点就可以证明,你哪天回家问问你妈有关‘鞋子’的事。话讲回来,我并不怕你认为我变态,但我怕你知道我的朋友是谁后,你可能会认为他们变态。”
  “你讲得有道理,不过,我没想过‘你和你朋友是变态’啊。那老公你现在讲这些东西给我听,是不是准备下一步在我身上有所为呢!为了,是亵渎吗?”
  “你说呢!老婆。我认为如果是为了给以后的闺房性事增添乐趣,也未尝不可。如果纯粹是为了泄欲,那到真是有点变态,该去看心理医生或是抑制抑制。即便我可能还会用别的女人东西手淫,只要让我有机会,当然不是泄欲,只是为了重温少年时代的乐趣,这也是中国男人传统文化需要我们这类男人来继承和发扬光大的,这一点你应该理解、支持啊。”
  “没想到我老公还是个有克制力的男人,不过要到明早检查了你的裤衩才能证明你是真有克制,还是假有克制……哈哈……哈哈……。”
  “不要等到明早了,现在就是湿的,是你的‘蛋青’搞湿的,你自己摸摸,不要等到明早干结成块……”
  “都怪你,都是你弄的……讨厌、讨厌……坏老公……臭老公……”
  “老婆,你妈的毛毛很多,可以梳小辫了,你的也不少,是遗传吧,什么时候整一整吧,反正下次搞你妈的时候,我是一定要给她整整毛的,不管她愿不愿意,弄个什么造型呢,……”
  “别跟我说,那是你的事,我不会去想的,你也别弄我的,你要弄我,你也要给我弄,我要睡了……”
  “别装睡了,话没说完呢。你妹妹马上要高考了,来找你这个当老师的姐姐给她总复习,晚上晚了就不要回去了,还不如让我那个吧……”
  “你还知道羞羞答答,想干这事明说算了……你简直是个人面兽心的色狼加色鬼,上了丈母娘还不不够,还要小姨子……太万恶了,我不会让你干的,你要是敢,当心我拿刀剁你的命根,让你演太监都不用化妆……”
  “你…老婆,好老婆…放手…我喊你…‘妈’…成不成,别…五姑娘别抓鸡啊!!!……啊……啊……啊……还是…拿…刀…剁…了…吧…你…这…手……比…刀…还…厉…我…不…成…西…门…第…二…也…快…性…无…能…了……啊……啊……啊……”
  “……让你乱想、让你乱讲,让你挺不到明早就给我出来……你还想做鲁男子柳下惠,门儿都没有……出来,出来,快出来……想整老娘屄毛,我先拔你屌毛,……”
  “……啊……老婆……我…不…敢……了……老婆……啊……好……爽……飞……了……啊……”

【完】